光明日报:传世遗珍 百年聚首 中央美院美术馆展出李叔同油画

来源:《光明日报》 2013年3月5日


传世遗珍 百年聚首


新展大观·中央美院美术馆展出李叔同油画《半祼女像》《自画像》


(本报记者 张玉梅)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淡淡笛声中,意蕴悠长的经典歌曲《送别》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厅中回荡。李叔同,这首曲目的词作者,20世纪中国艺术界的一个传奇。一个世纪前李叔同创作的两幅油画作品《半裸女像》和《自画像》3月1日终于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团聚。


李叔同油画作品存留稀少,命运多舛。据记载,1918年李叔同出家前,曾将他的油画作品寄赠当时的北京美术学校(中央美术学院前身),但这批作品后来下落不明,据传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就丢失了。现在李叔同存世的油画作品一般认为仅有两至三件,其中,《半裸女像》现藏于中央美院美术馆,但已经在画库里尘封了半个世纪。而另一件重要油画作品《自画像》是1911年李叔同在日本留学时创作的留校作品,现藏于日本东京艺术大学,此次它第一次回到中国展出,两件作品的聚首历经百年,弥足珍贵。


李叔同擅书法、工诗词、通丹青、达音律、精金石、善演艺,被学术界誉为通才与奇才。他的学生丰子恺说:“文艺的园地差不多被他走遍了。”


李叔同是我国最早出国学习西洋绘画、音乐、话剧,并把这些艺术传到国内的先驱者之一,其油画艺术具有重要的文化史意义。他还是中国第一个开创人体写生的美术教育家,对中国油画及美术教学贡献卓越。1918年出家后,李叔同便不再从事西画创作。


《半裸女像》最早刊于1920年发行的《美育》第一期,该画下端注明“《女》(油画,上海专科师范学校藏)李叔同先生笔”。李叔同的学生吴梦非在1959年发表《五四运动前后的美术教育回忆片段》一文,文章插图便是这件作品,而此处名为《裸女》。文章中提到:“李先生曾做油画‘裸女’一幅,此画现尚存于叶圣陶先生处。”


《叶圣陶年谱长编》1959年8月30日记:“作书致吴作人,以夏丏尊所藏弘一法师出家前所作之油画《倦》一幅交于中央美术学院,请其保藏。”


据中央美院李树声教授回忆:20世纪60年代他们曾到美院陈列馆为此作品拍摄反转片,幻灯片夹上写明“李叔同 倦女 油画”。


这三段记载的流传经历说明李叔同确有绘制过这件作品,它最后出现的地点在中央美院。


2012年,中央美院美术馆与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材料检测中心一起进行了大量的非破坏性分析检测,表明作品使用的油画颜料特征明显,应属“近代”,其中的祖母绿颜料为20世纪初使用的颜料,与此幅作品被认为的创作时间1909年前后相符。此画使用的是传统的油性底料“白油漆作底”,也就是直接用铅白油画颜料厚涂一层,等干燥后再开始上色。这种底料层方式自二十世纪上半叶已很少使用。


技术人员对比了1920年《美育》杂志所刊李叔同《女》的黑白图像与中央美院美术馆馆藏油画《半裸女像》2011年所拍的高清图片,研究后发现,人物及背景的轮廓线、画面肌理、折痕与破损等多处对应吻合。由此,中央美院推测,《半裸女像》就是1920年发表在《美育》杂志上的李叔同的油画《女》。


中央美院美术馆副馆长唐斌介绍说,此次展览展示了画作的流传、检测及修复过程,让观众感受到,通过现代科技手段,鉴定与修复已不再那么神秘,是一个很好的学术案例。


中央美院美术馆藏品修复室的研究人员徐研说,《半裸女像》从发现、整理、检测、修复到展出,差不多准备了一年。对于记者提出修复后的《半裸女像》过于“光彩照人”,为什么不能修旧如旧的疑问,徐研说整个修复过程严格按照国际上认可的标准、统一的规范操作,使用的材料容易区分,可识别性强,整个修复过程是可逆的,可进行再次调整,修复后的光亮源于使用了上光油,它的使用可以保护画面、延缓材质老化。


作为修复师,能看到画作的“真皮”,徐研对画作的理解更为深刻,李叔同的《半裸女像》材料、技法的使用十分纯正,是典型的西方学院派的路数,通过肌理、材料的分析,可见李叔同非常注重个性的表达,笔触灵动。


展览同时展出了东京艺术大学提供的40件中国留日学生《自画像》高清图像,这些油画的创作年代大概在1920年左右,比李叔同的《自画像》晚了近十年。记者发现,尽管李叔同创作这幅作品早了十年,但风格迥然不同,他启用了点彩画法,在当时具有开创性和实验性,可见李叔同在艺术创作中敏于创新的特质。


现场还展出李叔同的部分书法作品,观李叔同的书法如见温良谦恭的君子,不卑不亢,和颜悦色,朴拙圆满,韵味天成。


中央美院院长潘公凯肯定了这个展览的学术价值,他的父亲潘天寿是李叔同的学生。潘公凯满怀深情地回忆李叔同与学生们相处的细节,他说:“李叔同是奇才,更具奇德,只是如今这样的老师太少,值得教育界深思。”


“明镜止水以澄心,泰山乔岳以立身,青天白日以应事,霁月光风以待人。”李叔同如此说,一生也如此践行。在其自画像前,在《送别》的歌声里,观者宛若看见弘一法师悲悯温厚的笑容。


延伸阅读


名家眼中的李叔同


丰子恺这样评价他的老师李叔同:少年时做公子,像个翩翩公子;中年时做名士,像个名士;做话剧,像个演员;学油画,像个美术家;学钢琴,像个音乐家;办报刊,像个编者;当教员,像个老师;做和尚,像个高僧。


李叔同擅长素描、油画、水彩、中国画、木刻等,是一位名副其实的通才画家。林语堂说:“李叔同是我们时代里最有才华的几位天才之一,也是最奇特的一个人,最遗世而独立的一个人。”


李叔同被誉“二十文章惊海内”,在多个领域成就卓越,他中年出家,号弘一,静心向佛,精研律学,弘扬佛法。他为世人留下了咀嚼不尽的精神财富,其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是中国“绚烂至极归于平淡”的典型人物。张爱玲说:“不要认为我是个高傲的人,我从来不是的,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围墙外面,我是如此的谦卑。”


宣传部 徐新立/编
2013年3月5日



李岸(李叔同)自画像 布面油彩 60.6cm×45.5cm 1911年作 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美术馆藏

李叔同《半裸女像》 布面油彩 91cm×116.5cm 约1909年作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修复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