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托尼·克拉格:艺术无用,所以伟大

英国艺术家首度来华开个展;从实验室转向美术界,解读用材偏好及市场现状


托尼·克拉格:艺术无用,所以伟大


2012-03-20 来源:《新京报》


当今英国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托尼·克拉格(以下简称“克拉格”)正在中央美院举办其首个中国个展,该展将持续到下月15日。在展览中,49件雕塑和127件纸本作品展现了他对材料的挖掘能力:塑料、木材、聚氨酯等不同材料全都物尽其用。事实上,生活中的点滴,甚至人体用酶分解食物的过程等,都成为他的灵感来源。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克拉格解释说,这是因为,自己是个不信神的唯物主义者。


地位


取代亨利·摩尔?因为他已经死了


新京报:此次在央美美术馆的展览,很多人评价说你的作品与场馆空间有很好的结合。你是怎么考虑作品与空间之间的关系的?


克拉格:布展时的三天,也是雕塑跳芭蕾的三天。我们不断根据现场进行调整,以使得所有作品都能在美术馆内找到很好的位置。我不是观念艺术家,布展前并没有方案。比如央美美术馆的空间特别大,我就会让一堵墙来映衬我的雕塑。


新京报:对于你的雕塑成就,中国艺术界评价说,你有取代亨利·摩尔之势。


克拉格:那是因为亨利·摩尔已经死了。


理念


雕塑的目的是赋予材料价值


新京报:为什么你的创作中特别注重材料的潜力?


克拉格:因为我是个唯物主义者,我不信神,我相信材料、认为材料就是一切。雕塑的目的也是要研究材料世界,但不是科学家那种根本性的研究,而是要赋予材料价值和意义。如果没有艺术,材料就没有意义,人也只是生存而已。只有有了艺术,生活才能变得不平凡。


新京报:杜尚对现成品有着创造性的应用,你也提到过,雕塑的另一个发展在于杜尚。


克拉格:我做学生时,发现了很多新的、可用于创作的材料,这主要是因为杜尚。杜尚说,一切材料都可以用于艺术,艺术家就满世界地寻找新的材料,特别是现代主义艺术家。19世纪时,用于雕塑的材料大概只有20种,后来就有了几百几千种材料用于雕塑,以至于人们一听说现代主义雕塑作品,就会想到“他用的是什么材料?”


在世界各地跑来跑去寻找新物品、新材料进行艺术创作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理论上来讲,每一种材料都可以用于艺术,但我感兴趣的不是发现新的材料,而是为材料寻找新的意义。


现状


企业、政府、银行根本不懂艺术


新京报:英国的当代艺术在上世纪90年代曾达到了世界的顶峰,而进入21世纪之后,中国的当代艺术也极度繁盛,市场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你怎么看待商业对于艺术创作的影响?


克拉格:过去50年,在全世界、当然也包括中国,艺术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上世纪60年代我在伦敦上学的时候,只有5家美术馆展出现代艺术作品,周末也就50-100人去画廊看展览,而且没有任何媒体对艺术进行报道。后来随着艺术市场的蓬勃发展,办展、收藏、通过艺术来创造财富都变得更加容易了,但有一点却变得更难,那就是:成为艺术的学生。整个艺术界变得过度商业化,我们看到,有很多企业、政府、银行都在参与艺术活动,但他们根本不了解艺术的本质。


艺术最伟大之处在于,它没有“有用性”,不会有人告诉你说“这个艺术品是很有用处的”。要是说这种话,这个人恐怕不是艺术家,而是设计师。艺术所做的事情,是完全摆脱工业主义的。它是复杂的、无用的,但它是一个令人激动的东西——那就是它的价值所在。


新京报:如今艺术在商业的裹挟下发展,你对年轻的艺术爱好者有何建议?


克拉格:正是这些外部世界的干扰,使得年轻艺术家很难专心于创作。我对年轻艺术家的建议是,一定要找到你感兴趣的东西,必须是你自己真正感兴趣的,而不是别人感兴趣或者别人告诉你的,不管是植物学、建筑学,还是复杂的高等数学或者是社会学。而找到感兴趣的事情后,就必须学习它、研究它。


■ 人物名片


托尼·克拉格(Tony Cragg)


英国艺术家,以雕塑作品著名。1949年生于利物浦一个工程师的家庭,年轻时曾是生物化学实验室的技术员,发觉自己对艺术更感兴趣后,弃工从艺。先后在温布尔顿美术学院及皇家美术学院深造,逐渐成为艺术界的中坚人物。


克拉格的创作敏感于材质,作品常使用现成品、废弃物及工业社会制品。他曾于1988年获得特纳奖,在世界各个重要美术馆举办过个展或联展。现任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院长。


■ 弃工从艺之路


实验室的味道真的很难闻


1969年我毕业后,就开始在实验室进行生物化学方面的工作。那个实验室的味道真的很难闻,待了很短一段时间后,我对科学研究的幻想很快消失了。为了消磨时间,我就开始学习绘画。当绘画变得比实验室的工作更重要时,我觉得我的生活应该向前走了。于是我离开了这个实验室,报名去上了艺术学院。在那里我发现了我想要发现的东西,想要学的东西。口述:克拉格


宣传部/整理
2012-03-26



托尼·克拉格



作品《乔治与龙》(混合材质)。1988年,克拉格凭借该作品获得了特纳奖。



2004年作品《活着》(不锈钢材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