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煜最新个展“流动的独白”:在蓝色的穹顶下

2017年12月23日下午,《流动的独白——石煜作品展》在798桥艺术空间开幕。展览呈现了艺术家石煜近一年以来游历在世界不同文化地域创作的最新作品。从南亚次大陆、中东与地中海沿岸到中北美洲,石煜在作品中构织了不同地域的文明和自我的精神图景。



石煜的画展每次都是人头攒动,展厅幽暗的空间,墙上的一幅幅画作在灯光的探照下被烘托呈现出来。


石煜的父亲是“无名画会”的重要成员,自小受父辈影响,石煜坚信绘画表达的是画家对自然和客观事物的真实感受,进入中央美术学院接受“学院派”偏重技能和技法的训练之后,石煜的作品曾一度被认为在两种艺术主张即自由艺术和学院艺术之间挣扎。一直以来,石煜的画面语言不追求事物的物象和具体形式,他总是简约物象而追求色域的谐和。2012年起,石煜前往印度写生,陌生的自然环境和文化氛围带给他截然不同的感官刺激,阿兰·德波顿曾说,“寻找到与自己灵魂能够产生对话的环境。这种环境,往往能够激发出我们对于生命本身以及生命处境的思考,是艺术家难得的精神催化剂。”面对异域的文化环境,石煜得以在画面中大胆地将自我释放出来,他的《印度系列》作品画面色彩鲜亮饱满,艺术家摒弃了技巧的精美化,将内心纯粹涌动的感受抒发在作品中。



从那时起,印度题材便成为石煜热衷表现的题材之一,此次展览展出了石煜2017年最新创作的以印度为题材的作品。每个民族都有属于本民族的圣节,清晨和夜半的恒河水畔是石煜的驻足点,同一条恒河寂静与喧闹,强烈的颜色反差,不断窜动的朝圣人群,在祭坛灯火交织下的倒影,宗教的神圣感与世俗的泥土气息,在光影变幻中的《恒河上的瓦拉纳西之沉睡》、《恒河上的瓦拉纳西之神祭》、《恒河上的瓦拉纳西之漫光》等瓦拉纳西组画中酣畅地呈现出来。生命在此开始,由此结束,无论高贵与低贱,人世间的生与死会在这里同在,热闹激情的puja祭祀在石煜画面的呼吸中游弋着的一种高于生活的信仰之力,一如艺术对他而言。


位于亚洲另一端的土耳其是“丝绸之路”亚洲部分的终点,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文明在这里交流、渗透。土耳其转舞是梅弗拉纳创立的伊斯兰神秘主义教派的宗教舞蹈,他们认为万物都是旋转的,人从出生至去世,都是一个循环,都是一种旋转,通过旋转这种舞蹈形式与宇宙和神达成沟通和接触。展厅入口处陈列着石煜以该舞蹈为背景创作的《孔亚》等作品,石煜对舞蹈场景的描绘不是捕捉性的,而是采取了静帧式剪影,略去了对细节的刻画和环境的铺陈,通过浓烈的颜色关系烘托出肃穆的仪式感和剧场效果。



策展人汤宇认为,石煜用带着毛刺感的语言方式和现场绘画的行为将遇见的感受和真实的想象连接起来。流动的绘画视角,未完成的不精致画面,逐渐生长出一种带有个人性的语言特质,一种生于此时此地的画味。


随着地理上的位移,展览的每一件作品如一帧帧鲜活的历史画面,《米洛斯-波洛尼亚的夜》、《夕阳下的耶路撒冷》、《加利利湖边的伽百农遗址》、《伊斯坦布尔的欧亚大陆桥》等,这些都是石煜在现实图景中呈现出的片段感受,面对冰冷的遗弃,千疮百孔的文明,眼前的挫败与贫穷,往日的恢弘,石煜逐渐由向外看变向内省,把视线从满地的废墟残垣回转到自己的内在心理,将这些场景在绘画中联结起来——荒芜和孤寂的遗迹回声与石煜感受到的“呼愁”交织在一起,在充满变化的视觉色彩中暗示着希望的呐喊和积蓄的能量。石煜的路径透露出一种对古老文明和旧事物迷恋般的关怀和敬意。在大步跨进现代文明的全球化进程中,那些保留下来的独特文明遗迹无疑是反思当下的箴言。


展览将持续至2018年3月8日。


艺术中国/文图
宣传部 何逸凡/编
2017年12月25日



嘉宾合影






展览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