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美院师生深切怀念廖静文先生

2015年6月16日晚,我国著名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第一任院长徐悲鸿先生的夫人廖静文先生去世,此消息传至美院,广大师生从徐悲鸿先生的弟子老教授到校领导,从老师到学生都表示了深切怀念之情。



廖静文(1923.4——2015.6)


今年是徐悲鸿先生诞辰120周年,学校成立了筹备相关纪念活动专门工作机构,其中由文化部、文联、北京市政府联合主办,中央美术学院与中国美协、徐悲鸿纪念馆联合承办的“纪念徐悲鸿诞辰120周年座谈会”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中。廖静文先生对于纪念座谈会的举办非常重视,于日前亲自签批了联合主办的函件,并表示要亲自出席。惊闻廖先生仙逝的噩耗,学院党委书记高洪、院长范迪安及其他院领导都表示深深的遗憾,并表达了深切怀念之情。高洪书记深情地回忆起今年1月23日到家中看望廖静文先生的情景。他说“我到中央美院工作两年多,每年春节前都代表学校领导班子和全校师生给廖先生拜年。她一直很关心学校发展,学校把徐悲鸿先生教诲学生常用的‘尽精微、致广大’作为中央美院的校训,她感到非常高兴和欣慰。她希望学校继续抓好素描教学,把学生的造型基础打牢。她期待到2018年出席中央美院建校100周年校庆活动。特别让我感动的是,她不顾92岁高龄和天气寒冷,执意要送我到门外并要看着我上车,怎么劝都不肯回。”



党委书记高洪2015年1月23日到家中走访慰问时与廖静文先生在大门外合影


“廖静文先生对中国美术事业十分关心。”范迪安院长满含深情忆起近些年与廖先生的合作与交流,“我在中国美术馆工作期间,每有重要美术展览,她都前往参加,对先贤充分评价,对后学倍加鼓励,对中国美术新的发展高度肯定,满怀期待,体现了一位长者炽热的情感。她对悲鸿往事有着惊人的真切记忆,除了著书撰文,每次接受采访和出席讲座,她都饱含深情,娓娓道来,为弘扬徐悲鸿艺术精神不遗余力,为记述徐悲鸿与20世纪中国美术这个重要篇章做出了特殊的贡献。她慈祥亲切的容貌和充满文化关切的情怀让人永远铭记。”



1994年廖静文先生出席中央美术学院校庆活动并致辞


徐悲鸿先生的学生、美院的老艺术家也纷纷表达了他们的怀念之情。“廖静文先生很了不起,我们以沉重的精神怀念廖先生,继承廖先生和徐先生的事业,促进我们中国美术事业的繁荣和发展”。靳尚谊先生表示,徐悲鸿先生去世后,廖静文先生把徐先生的作品全部捐赠给国家,建立了“徐悲鸿纪念馆”。几十年来,廖静文先生在对纪念馆的建设,宣传和弘扬徐悲鸿艺术理念等起了很大的作用。


“太突然了,没想到,这几天我和山东老家烟台的朋友到她家里商量举办《永远的徐悲鸿——徐悲鸿师生展》的事情,有说有笑的,怎么就突然走了……”杨先让先生电话里有些哽咽,他说廖静文是一位中国艺术界可歌可颂的了不起的女性。她与徐悲鸿1942年相识,在他人生最艰难的阶段陪伴左右,帮助徐悲鸿渡过了难关,徐悲鸿去世时她刚刚28岁,并把徐悲鸿的全部作品与藏品捐献给了国家,之后的一生她致力于守护这批国家的文化财富,也为继承与弘扬徐悲鸿的艺术精神,她殚精竭虑,功不可没。


侯一民先生表示,廖静文先生一直坚持不懈地传播徐悲鸿的艺术精神与教育思想,不顾高龄一直坚持在一线工作,为国家坚守徐悲鸿的艺术财富,为中国美术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她永远是我尊敬的师母。”


靳之林先生表示廖静文先生的去世是美术界非常大的损失,也是我们无法弥补的创伤。“因为是徐悲鸿先生的学生,我们和廖先生在北平艺专时期就有接触。徐悲鸿先生事务繁忙,有时候与先生关于教学、创作的事情都是由廖先生传达。徐悲鸿先生去世后,廖先生继承了他的遗志,一直关注着中国美术界,支持后辈坚持徐悲鸿先生的现实主义创作道路。有廖先生在就等于有徐先生在,她是我们感情最深厚的老师。希望大家能够继续继承徐悲鸿先生、廖静文先生遗志,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创作。”


造型学院院长、油画系主任马路教授忆起了与廖静文先生接触的点点滴滴,“廖先生是极慈祥的人,文雅、高贵,和她见过有限的几面,大都在冬季,她总戴着一顶暖红色的贝雷帽,吃饭时也不摘。这帽子戴着精神,有朝气,却是一顶磨出许多洞的旧帽子了。我问她的家人:为什么不换一顶?市场有卖的。她说就喜欢这顶,她倔着呢!我问过是不是徐悲鸿先生送的,家里人说是她自己后来去巴黎买的,也是几十年了。我明白她的心思,有些事是埋在心里的,做就是了,那怕历史无法更改。”


宣传部 秦建平 吴琼/文
宣传部 徐新立/图编
2015年6月17日


附:
廖静文,生于1923年4月,湖南长沙人。1943年在重庆任中国美术学院(研究机构)图书管理员,协助徐悲鸿工作。1946年与徐悲鸿结婚,1953年至1956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57年任徐悲鸿纪念馆馆长、研究馆员、徐悲鸿画室主任,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常务委员。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八届政协常委。著有《徐悲鸿一生》(传记)。



1941年摄于重庆沙坪坝,前排右起为廖静文、徐悲鸿、张葳、郁风,后排左一为张安治,后排右一为黄苗子



1943年,徐悲鸿与廖静文摄于四川青城山




1945年在重庆磐溪,背景为中国美术学院,左起为廖静文、徐悲鸿、张葳、周千秋、佚名、张安治、张苏予、宗其香等。



徐悲鸿与夫人廖静文及儿子庆平




1948年,徐悲鸿与夫人廖静文、儿子徐庆平、女儿芳芳合影。



20世纪50年代初,徐悲鸿与夫人廖静文在北海公园合影